杜拉拉升职记迅雷下载伏后是咎由自取吗?他为何要杀伏皇后?助虐一朝添虎翼,骂名千载笑“龙头”-语文360网

发布时间:2019年06月06日 阅读:165 次

伏后是咎由自取吗?他为何要杀伏皇后?助虐一朝添虎翼,骂名千载笑“龙头”-语文360网
建安十九年,汉献帝的伏皇后被废,“下暴室,以幽崩”,罪名很蹊跷,“阴怀妒害,苞藏祸心”。这是汉末最著名的一段公案,《后汉书》用“假为策”三字作了注解,暗示曹操对这位弱女子下如此狠手,有些莫名其妙,吕思勉先生曾怀疑另有隐情,曹操杀之属于不得已,有为其开脱之嫌。
此案并不复杂,只是细节经不起推敲。《后汉书》说,董承父女因衣带诏被诛,“(伏)后自是怀惧,乃与父完书,言曹操残逼之状,令密图之。完不敢发,至十九年,事乃露泄。”裴注《三国志》也说,“皇帝老丈人的身份出任辅国将军,仪比三司。但他认为“政在曹操”,自己需要避嫌,于是主动请辞,转而担任一些没有实权的闲职,得以善终,如果确有这封要命的书信,恐怕早付之一炬了,他不可能不为女儿的安危考虑。

也许这封信原本就子虚乌有,伏皇后很冤!
另外,《孝献帝纪》的一则记载也让人狐疑:“(建安十九年)十一月丁卯,曹操杀皇后伏氏,灭其族及二皇子。二十年春正月甲子,立贵人曹氏为皇后。”算算时间,短短36天,了结一个要案,册立一个皇后,这么短促,曹操急个什么劲呀?问题和目的懋怎么读,大概都在这儿。
实际上,建安十八年曹操做的几件事,已然预示了这个结果:
其一,将全国十四州合并为九州,以巩固自己作为丞相驾驭地方的权力。
其二,将原来的幽、并二州及司州(今河南洛阳东北)的河东等四郡并入自任州牧的冀州,以进一步扩展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其三,将女儿曹宪、曹节、曹华三姐妹同时送人宫中,封为夫人,以抵御残存且颇为强大的后族势力。
斯年春天,他还曾起兵四十万,亲征孙权,旋即退兵,说对方军容严整,难以取胜,好奇葩的借口。我个人以为,他是在试探孙权的实力,刘备远在西南,对中原腹地构不成威胁,这种试探暴露了他的守成心态,——就这么着吧,六十岁的人了,有此霸业,足矣!也正是因为这种守成心态,促使他容不下任何危及其既得权益的力量存在,所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也”。
伏皇后的家族势力,恰恰是汉末仅存的一股与曹操不合拍的力量,必须加以剪除,从案子侦办过程与结果来看,大概情形也能反映他的这种心态。
裴注《曹瞒传》载曰:“公(曹操)遣华歆勒兵入宫收后,后闭户匿壁中。歆坏户发壁,牵后出。帝时与御史大夫郗虑坐,后被发徒跣过,执帝手曰:‘不能复相活邪xpeke?’帝曰:‘我亦不自知命在何时也。’帝谓虑曰:‘郗公,天下宁有是邪!’”画面感很强很凄惨,一副不容商量的架势。
伏皇后的两个儿子被鸩杀,六个兄弟以及宗族百余人被连坐而死,流徙涿郡的,只有十九人,而且都是妇孺。
显然,曹操是绞尽脑汁绝其后患的,这是一桩有预谋、分步骤制造出来的冤案。《拾遗记》里说“伏皇后聪惠仁明,有闻于内则”,怕是言不由衷,尤其那个“明”字,简直不着调儿。审时度势,曰明。如果伏皇后在曹氏三姐妹同时晋封贵人的时候,识相些,知趣些,主动让出皇后之位,我不知道曹操会怎么处置啊,反正肯定不至于被偷偷杀死,更不会祸延家族,故事无论悲喜火帅,在此终将落幕!
对汉献帝而言,可资利用的宦官,早已成为历史,如今外戚势力也曹丕代汉,魏王朝诞生,东汉正朔就此终结。
替曹操杀死献帝皇后和皇子的凶手到底是怎样的人?
他是汉末才子,与邴原、管宁一起共称一龙,他也是汉室的重臣,又仕孙策,最终成了曹魏灭汉的主要执行者之一。最终留下了一句:骂名千载笑“龙头”?让后人评说——
华歆是汉魏时期政治舞台上比较活跃的人物。东汉末被举为孝廉,任尚书郎,汉献帝时,任豫章太守,当时孙策占领江东,他以才干受到重视,后来被征入京,任尚书令。作为汉大臣之一的华歆,参与了汉禅位于魏的改朝换代的重大政治事件。
东汉末年,才子华歆、邴原、管宁共称一龙:华歆为龙头、邴原为龙腹、管宁为龙尾。一日,管宁与华歆共种菜园,锄地见金,宁挥锄与瓦石不异,歆捉而掷去之。又尝同席读书,有乘轩冕过门者,宁读如故,歆废书出看,宁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管宁瞧不起华歆贪慕荣华。
到后来,管宁避局辽东,常带白帽,坐卧一楼,足不履地,终身不仕。华歆却先事孙策,孙策死后又归曹操,曹丕时还做了相国,成就很明显大于管宁。
华歆曾向曹丕推荐管宁,而管宁不从。曹睿时,华歆曾想让位与管宁,曹睿不同意。
历代对华歆的操守、德行均有不同看法。有不少人因他参与禅位事件,认定他就是个助纣为虐、为虎作伥的奸臣,这不仅表现在戏曲、小说上,而且史书上也有零星记载。《三国志*武帝传》注引《曹瞒传》说,汉献帝之后信给父亲伏完,言及曹操“残逼之状”,并“令密图之”,这事泻漏出来,曹操大怒,派华歆“勒兵入宫”,华歆“坏户发壁,牵后出”。他为曹操进宫收捕伏后并将他毒死,还把她所生的两个小皇子杀死,皇后兄弟及亲族死者甚多,华歆因此遭世人非议。次事搬上舞台京剧称为《白逼宫》,川剧又名〈〈血带诏〉〉,湘剧干脆名之曰〈〈华歆逼宫〉〉,还有一出京剧〈〈受禅台〉〉,又名〈〈献帝让位〉〉,戏中的献帝刘协,挂白须,着素衣、手捧玉玺午夜计程车,满怀忘国之痛,唱腔凄惨;太尉华歆,金冠玉带,翎羽高挑,按剑逼帝,挥来使去,实是一副奸臣模样。华歆如何逼帝禅位,史书没有记载,查阅〈〈三国演义〉〉,其中有“华歆诌事魏,故草次诏,威逼献帝降之。”的句子,很明显华歆的舞台形象是根据小说加工塑造的。
对于华歆杀皇后和皇子之事,有诗曾说:
助虐一朝添虎翼不流泪的机场,骂名千载笑“龙头”
在曹操死后,曹丕即位,以华歆为首的几位文臣劝曹丕废掉献帝自立为皇,其实曹丕早就想这样了,于是华歆,曹洪等人逼着汉献帝让出了皇位爱你爱不够。
演义里的华歆和正史中的华歆相差甚远。不管如何,华歆的伪君子形象已经被确立了,不过应该没有逼宫乱国这么坏吧。
对于华歆的评价,在王沈写的〈〈魏书〉〉里说,华歆“性周密,举动谨慎”。陈寿在〈〈三国志〉〉中也称道他“清纯德素”,为“一时之俊伟”。裴松之注引〈〈博子〉〉说,华歆“积德居顺,其智可及也”。还称他为“事上以忠,济下以仁。”华歆居三公之位,家庭生活很简朴,〈〈华歆传〉〉记载他:“素清贫,禄赐以振施亲戚故人,家无担石之储”,这在封建社会的官僚中,是难能可贵的。就是〈〈世说新语〉〉也承认华歆“遇弟子甚整,虽闲室之内,严如朝典。”对于戏剧、小说中为什么要将华歆塑造成奸臣模样,人们认为可能与“汉为正统”以及“尊刘抑曹”的观念有关。可以说历史上“拥刘反曹”的观点让华歆成了最大的牺牲品。
名人介绍

曹操(155年-220年3月15日),字孟德,一名吉利,小字阿瞒,沛国谯县(今安徽亳州)人。东汉末年杰出的政治家、军事家、文学家、书法家,三国中曹魏政权的奠基人。东汉末年,天下大乱,曹操以汉天子的名义征讨四方,对内消灭二袁、吕布、刘表、马超、韩遂等割据势力,对外降服南匈奴、乌桓、鲜卑等,统一了中国北方,并实行一系列政策恢复经济生产和社会秩序,奠定了曹魏立国的基础。
曹操在世时,担任东汉丞相,后为魏王,去世后谥号为武王。其子曹丕称帝后,追尊为武皇帝,庙号太祖。曹操精兵法,善诗歌,抒发自己的政治抱负,并反映汉末人民的苦难生活,气魄雄伟,慷慨悲凉;散文亦清峻整洁,开启并繁荣了建安文学,给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史称建安风骨,鲁迅评价其为改造文章的祖师。同时曹操也擅长书法,尤工章草,唐朝张怀瓘在《书断》中评其为妙品。

《苦寒行》原文翻译及赏析
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诘屈,车轮为之摧。树木何萧瑟,北风声正悲杜拉拉升职记迅雷下载。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溪谷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颈长叹息,远行多所怀。
我心何怫郁,思欲一东归。水深桥梁绝,中路正徘徊。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行行日已远,人马同时饥。担囊行取薪,斧冰持作糜。悲彼《东山》诗,悠悠使我哀。

【译文及注释】
译文
北征登上太行山,山高岭峻多艰难!羊肠坂路真崎岖,一路颠簸车轮断。风吹树木声萧萧唐朝小地主,北风呼啸发悲号。熊罴当路面对我蹲坐,虎豹夹道发威狂嚎叫。溪谷荒凉人烟少,大雪纷纷漫天飘。抬头远望长声叹息,长途跋涉思绪如潮。我心郁郁多么愁闷,真想东归返回故乡。水深桥断难前进,大军徘徊半路上。行军迷路失方向朴升智,傍晚还没有住宿的地方。走啊走啊日久远,人疲马乏又渴又饥。担着行囊边走边砍柴,凿冰煮粥充饥肠。想起那篇《东山》诗,深深触动我的哀伤。
注释
太行山:绵延于山西、河北、河南三省交界处的大山脉。
何:多么。与下文雪落何霏霏之何意同。
巍巍:高耸的样子。
羊肠坂(bǎn):地名,在壶关(今山西长治县东南)东南,以坂道盘旋弯曲如羊肠而得名。
坂:斜坡。
诘屈:曲折盘旋。摧:毁坏、折断。罴(pí):熊的一种,又叫马熊或人熊龙丹驾校。
溪谷:山中低洼有水处。山中居民往往聚居溪谷,此处说少人民,言山中人烟稀少。
霏霏:雪下得很盛的样子。延颈:伸长脖子(远眺)。
怀:怀恋,心事。
怫(fú)郁:愁闷不安。东归:指归故乡谯郡。作者谯(今安徽亳县)人,在太行之东,故云一东归。
绝:断。中路:中途。薄暮:黄昏。担囊:挑着行李。
行取薪:边走边拾柴。斧冰:以斧凿冰取水。
糜(mí):稀粥。
《东山》:《诗经》篇名。据毛序,本篇为周公东征,战士离乡三年,在归途中思念家乡而作。
悠悠:忧思绵长的样子。

【作品鉴赏】
《苦寒行》中军旅征战生活的诗作,诗人笔下,太行山之高,羊肠坂之阻,风雪之交加,树木之摇落,熊罴之状,虎豹之声,莫不逼真逼肖
这是一篇反映汉末动乱中军旅征战生活的诗作。诗一开头就引出山势高耸、道路纡曲的太行山区。北上二字,不仅表明了由邺城(今河北省临漳县西)到壶关(今山西省长治市东南)的行军走向,而且显示出旆旌悠悠,锐不可当的军容,以此笼罩全篇,气势逼人。紧接着文势一顿,发出艰哉的喟叹,先在心理土造成惊恐状态,而后围绕艰字写景抒情。这就在布局上避免了平铺直叙。并为下文创造出一个广阔的空间和一种步履维艰的气氛。北上太行山,引出步履是怎样的维艰,巍巍叠用,展示出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挡住去路,呈现出强烈的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这是写仰望。
接下去写平视:羊肠坂诘屈。坂曰羊肠,又以诘屈形容之,则狭窄而多盘旋之势,历历在目。写山写坡,都是纪实,都是从正面落笔;车轮为之摧!则是感慨,是烘托。笔法变化而又和谐统一,加强了具体感与真实性。再下去,笔分两头:一方面写自然景色凄苦,一方面写野兽当道,但又相互交错,以突出行军之艰险。写自然景色,一则曰树木萧瑟,再则曰北风声悲,三则曰雪落霏霏。通过萧瑟霏霏,写出了景色之阴暗、昏沉、凄凉;通过声悲,将客观的物和主观的我融为一体。写野兽,则是熊罴对我蹲,虎豹夹路啼。
《苦寒行》表现了英雄吞吐宇宙之概,突出了苍凉悲壮和波澜壮阔的思想感情
这两句都是写途中多野兽,但上句从形态方面描绘。蹲者,熊罴袭人之状也。蹲而对我,毛骨悚然。下句从声音方面渲染。啼者,虎豹清凄之声也。啼而夹路,倍感悲凉。诗人对阴森可怕的自然环境作了朴实的抒写之后,又对荒凉冷落的社会环境作了深刻的描述。在那低洼近水处行军,很少见到人的踪影,天黑了,竟找不到宿栖之处,还得担着行囊上山拾柴,拿着斧子凿冰取水……仁德王后。这情景写得真切动人,感同身受。曹操诗不以写景称著,但在写景方面,却有独特而成功之处。这首诗的写景就很成功。在诗人笔下,太行山之高,羊肠坂之阻,风雪之交加,树木之摇落,熊罴之状,虎豹之声,莫不逼真逼肖。
视觉上,在那兀立的怪石上,萧瑟的树林中,一群群熊罴,不是蹲在那儿,以攫取的目光逼视着行人;听觉上,从那山路两旁,伴随着风吹雪飘,不是传来了一阵阵虎豹的长呜吗……这首诗的写景,就其描形、绘声、着色之精湛而言,可与《观沧海》中写繁媲美。两诗皆行军途中所作,尽管背景、内容、感情、风格都不同:一是率师出征,一是凯旋归来;一是写冬之山景,一是绘秋之海景;一是反映出统帅关切士卒的赤子之心,一是表现了英雄吞吐宇宙之概;一是苍凉悲壮,一是波澜壮阔;但其成功一样,可称曹操诗写景之双璧。
《苦寒行》记叙了曹操征讨高斡的行军之苦,抒发了诗人关怀士卒的体恤之情,反映了干戈动乱的社会生活
这首诗不仅以写景取胜布龙度蝎子,而且以抒情见长。这情是以真景真事为基础,因而不论是叹息,还是怫郁,也不论是思东归,还是悲《东山》",都真切动人。首先是叹行军之艰险。在行军路上,既有太行巍巍,羊肠诘屈,野兽逞强,风雪肆虐的险阻,又有水深桥粱绝,迷惑失故路,薄暮无宿栖,人马同时饥的艰难,因而引起了诗人东归之思。统帅的一言一行,都关系到士卒斗志的高低,战役的成败。尤其是在开赴前线的路途中,即使艰难重重、险阻累累,作为一个统帅,不能也不应流露出丝毫畏惧、退缩情绪,更不允许直言出来,涣散军心,而诗人一反常规,直言不讳地说:思欲一东归。从这种毫不掩饰的言语中,窥察到诗人性格的一个方面:坦率。陈祚明说:孟德所传诸篇,虽并属拟古,然皆以写己怀来……本无泛语,根在性情。(《采菽堂古诗选》)钟惺也说:……如‘瞻彼洛城郭,微子为哀伤’,‘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不戚年往,忧世不治’,亦是真心真话。(《古诗归》)这些评论,用于《苦寒行》,也都恰切。其次是哀生灵之涂炭。
这一点,尽管只在溪谷少人民一句中吐露出来,但从全诗字里行间,翁其钊都可以感受得到。溪谷,山谷有水处。吴淇说:山居趁坳,泽居趁突。此山行而曰‘溪谷少人民’,则更无人民矣。(《六朝选诗定论》)这话说得很对。深山区人民聚居的溪谷,尚且少人民,更何况其他地方。东汉末年,军阀混战,千村薜苈,万户萧疏,其惨象,目不忍睹,耳不忍闻。但诗人未作更多的具体描述,而是选择具有代表性的谿谷去写,这就收到了举一隅而以三隅反的艺术效果。少字精当。它与下文薄暮无宿栖的无,前后照应,相互补充,真实地反映了当时极其凄惨的社会现实。同时,也流露出诗人对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灾难人民的同情。这种感情,在《蒿里行》中倾吐得比较具体。他说:铠甲生虮虱,百姓以死亡。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这几句,是谿谷少人民最好的注脚。
《苦寒行》描写曹操征讨高斡的行军之苦,抒发了关怀士卒的体恤之情,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巨大的生命力
再次是悲彼《东山》诗。这里有两层意思:《东山》,是《诗经》中名篇。写一位跟随周公东征三年获得生还的兵士在归途中的歌唱。全诗气氛是悲凉的,色调是凄苦的,反映了战争给人民带来深重的灾难,诗中伊威在室,蟏蛸在户。町疃鹿场,熠耀宵行等句,与诗人征高于途中所见略同,因而勾起了诗人对长期征战不得归家的士卒的深切关怀。另外,旧说《东山》是写周公的。汉毛苌说:《东山》,周公东征也。周公东征,三年而归。劳归,士大夫美之,故作是诗也。(《诗序》)此处与周公吐哺,天下归心(《短歌行》)联系起来看,显然含有自比周公之意。作者曾经说过:设使国家无有孤,不知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这话非曹操莫能道出。他还以齐桓、晋文奉事周室自许,以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自励(《述志令》,见《魏志·武帝纪》裴注引《魏武故事》),而这里又以周公自比,是其真情实意的再次表露。
曹操削平群雄、统一北方后,威震华夏,大权在握,废献帝、夺天下,如探囊取物破神诀,而曹操不为,实属难能可贵。这首诗,如果只停留在抒写行军艰险、思欲东归上,那就失之平平了。它高就高在诗人将自身征途之苦同士卒思归之情、广大人民倒悬之急融为一体,将自己的理想抱负同周公事业联系起来,扩大了内涵,升华了主题,因而具有强烈的感染力和巨大的生命力。 这是一首融叙事、写景、抒情为一体的诗篇,它记叙了曹操征讨高斡的行军之苦,抒发了诗人关怀士卒的体恤之情,反映了汉末建安年间干戈动乱的社会生活,其内容具有诗史性的文献价值。诗篇在艺术表现方面,有其独特的感人魅力。首先,结构谨严,章法有致。开篇叙事,继之写景,再做抒情,三者交替有序出现。所叙之事清晰了然,所写之景形象生动,所抒之情深刻感人。其次,语言古朴直率,风格慷慨悲凉。全诗不见华彩藻饰之言,只用朴实常见之语,直言其悲凉之事,直抒其慷慨之情。

【名家点评】
唐·吴兢《乐府古题要解》:右晋乐奏魏武帝北上太行山,备言冰雪溪谷之苦。或谓《北上行》,盖因魏武帝作此词,今人效之。
明·张溥《魏武帝集题辞》:间读本集,《苦害》、《猛虎》、《短歌》、《对酒》,乐府称绝。
清·方东树《昭昧詹言》:《苦寒行》不过从军之作裙底吧,而取境阔远……苍凉悲壮,用笔沉郁顿挫……可谓千古诗人第一祖。
清·吴淇《六朝选注定论》卷五:凡诗人写寒,自有一应写寒物……此诗未写风雪,先写太行之险,所谓骇不存之地,进退两难,则寒无可避,方是苦也。然于太行山上,拈出‘北上’二字者,魏武欲以周公自拟,为下文东归暗伏线索耳。……此诗极写寒苦,原是收拾军士之心,却把自己生平心事写出……呜呼!当此徘徊中道,欲求一夕之栖宿而莫能,况乃如《东山》之诗云云哉?此所谓喟然而悲。
清·王夫之《古诗评选》:纯好。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