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花筱叶众妙山西瓜皮手记丨(一)周旋-十月馬

发布时间:2016年03月27日 阅读:89 次

众妙山西瓜皮手记丨(一)周旋-十月馬
今天的歌时间有14分钟之久,
14分钟够发一次呆,
14分钟够喝一壶茶,河珠熙
14分钟高铁可以跑28公里卡帝兰,
14分钟可以男人可以修炼一次贤者模式,肾不好的还可以抽根烟…
但这些14分钟都不足以感动你。
(一)周旋
我有个认识的小朋友叫阿针,她每天都会问我一些奇怪的问题。
有一天她问我可不可以再重新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当时略微一想,索性就装了一把逼,我跟她说“前五年写诗,乱说爱情;后五年作文,惦念故人;十年误笔,今改行段子手苏紫旭,周旋自己。”说完之后,我自己都觉得压力山大,感觉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巨大的坑。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自然也就不能轻易反悔,所以我就真的改行做了一个段子手,用来周旋自己。
周旋自己,这话不是我说的,是东晋时候的殷浩说的。殷浩是东晋名士,为人性情温润、识度清远,很善长清谈玄理,深受当时圈内的推崇,但是他一直隐居不仕,因此被人比作诸葛亮;殷浩小时候有个青梅竹马的朋友叫恒温,恒温为人刚毅豪爽、勇猛威武,又是忠良之后,后来做了驸马,人生牛逼闪闪。
过了一些年,恒温在华东地区拥兵自立,势力很大,惹的中央既不爽又害怕。朝廷就派了司马昱去把殷浩请出山,想用他来制衡恒温。所以这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就成了一时瑜亮,因为政见相左而在朝野里各执一方,互相猜斗母猪肉能吃吗。
又过了两年,东晋在北方的死对头后赵的皇帝突然病死了,北方就乱了何秀琼,这一乱,就成了东晋趁火打劫消除异己的好时机。这时候兵强马壮的恒温就请求去北伐,中央怕他把北方的地盘抢了之后势力更大,当然就不批,后来派了自家的殷浩去北伐,可是殷浩毕竟是个文臣,调兵谴将的事情不在行,所以就屡战屡败,百官怨恨,朝廷震怒。
恒温知道后非常生气,就借着朝廷的怨气带头废了殷浩,贬斥流放。殷浩一走,恒温自然就一家独大,大权独揽,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殷浩贬斥流放,心灰意冷徐自贤,一下子就颓到谷底炭疽怎么读。
在这种背景下恒温问殷浩:“卿何如我千姬变?”,意思就是“此时的你还能跟我比吗?”对待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朋友楚汉争鼎,对待温润如玉的殷浩,不可一世的恒温直接咄咄逼人的亮刀子挑衅,丝毫没有留任何余地。
殷浩心灰意冷,但文人傲骨,既不能反驳惹来杀身之祸,又不能认输卑躬屈膝。所以他想了想说“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意思就是“我已经和自己打交道很久了,宁愿做我自己!”
我能想象殷浩说这句话时候的语气和心情,就像我现在能写这个故事一样安之若素。每个人都会面对被别人的“咄咄逼人”易贝滴眼液,都会面对被别人的“比较”,都会面对被别人潜意思的“宣战”,虽然我自认为这辈子不虚很多人——我确实也赢过很多人村花筱叶津渊美智子,但这并不是说人一定要把很多事不放在眼里,其次,在拿自己出去怼这件事上,如果不是为自己很重要的人,我提不起半点兴致。
我与我周旋久卖轮椅,宁作我。殷浩说这句话的时候应该很释然吧,与恒温本是青梅竹马之谊,却因道左而猜斗多年,感情上进退维谷,随着这一句话的出口,一切烟消云散租号通。

十月馬
微信:OctHorse

我仍在铁锅里煮着一切机缘
长按二维码关注
Ta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