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田飞梦会痛的十七岁观后感-厉害了我的五年五班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31日 阅读:80 次

会痛的十七岁观后感-厉害了我的五年五班

今天,我观看了《会痛的十七岁》这部电影,这部电影讲了讲述了一个患有先天性痛觉缺失症,同时又酷爱二次元的女孩因为相信星座的预言,命运开始逆转的励志故事 。
高中生夏远远(徐娇饰)彭小峰,是一个无法感知任何疼痛的失 痛症患者,洗脸时被开水烫伤、制作cos服装时被针扎伤,经常伤痕累累,却从来都不知道痛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更被身边的人嘲笑是没有痛觉的怪物n0837。学习成绩垫底的她,在超级学霸顾明耀(胡夏饰)的帮助下蔡小虎,渐渐对学习产生兴趣,性格也变得乐观开朗起来,然而此时,一个个误解和质疑接踵而至,天藤湘子她也终于在十七岁时感受到了疼痛的滋味。
预告里看到劈天盖地的二次元情节,本以为会很智障。看完感叹一句,居然还行.....隔壁妹子竟然哭了,我也不是泪点高,仅仅觉得看电影哭有点丢人(被人知道泪点低,以后还怎么装)
先天性失痛症,又称僵尸病,患上失痛症会使人无法感知任何疼痛,虽然听起来很诱人,多么中二的体质啊本田飞梦!(MDZZ)
“我跟别人不一样,
上天一定是派我来拯救世界的!”
但患上该病的后果可能是毁灭性的。我们经常忘记,是疼痛感让我们保持警惕,并及时察觉身体疾病,无法感知疼痛的人,将无法察觉到内脏器官的受损或是所受外伤的严重程度。再者,感觉不到疼痛的人呢可能会擦伤自己或咬断舌头,甚至骨折了还在走路等等就好像行走的僵尸一般。
所以导演一开始埋了伏笔,奶奶看到远远的洗脸盆里是滚烫的开水时,立马制止并加了冷水,还检查了她的手指胡安妮塔。
当夏远远说京味楼,“反正这些衣服是我这个怪物一针一线缝制的,也该被我这个怪物烧掉。”我竟眼眶有些湿润,就是因为没有痛觉,所以她的一针一线在其他人眼里似乎变得没有价值。没有痛觉并不代表你捅她一刀她不会流血。反而你捅她一刀,很有可能她却并不知道,直至自己血液流尽。
当学校为了百分百的升学率,给予她退学处分时,一切都如电影外的现实世界,残酷无情孔府宴酒。学校就是这样,它能让梦想中的某一些成真,同时将其余的碾得粉碎。
顾明耀家门口的大字,在同学眼里是夏远远的混混男朋友干的扎职电影,“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夏远远学习成绩这么差,一定也是个品德低劣的人。
被带上有色眼镜看的人生是很糟糕的人生,在有罪推断的前提下,别人看你干什么都是人品低劣的佐证。
当罗涛为了洗清冤屈,他从高处撒下的真相,却没有分量。人们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东西。
真相在这偌大的学校,几千几百的学生河爱雪乃,竟然只有在顾明耀的心里有那么点存在感。唯有他去责问了林薇的所作所为,或许是因为喜欢,或许是因为他明白林薇对夏远远的偏见放大到歧视与霸凌,都与他脱不了关系。
而其他人的无动于衷九阳医仙,打脸了罗涛,白整了这么大的一出,因为在他们眼里真相根本不重要,他们只相信自己想相信的真相。当下他们眼中,重要的反而是不属于这个学校的“混混”竟然入侵了他们神圣不可侵犯的学子之家。
这个社会没有人关心你的挣扎、你的痛苦,
人生变成了一个个苍白的结果。
远远救老师不一定是出于本能或爱,她站在那里思考了很久,或许更多是出于不甘心,她需要向所有人证明,打脸所有给她贴过标签的人--“骂我学渣怀疑我人品,说我家境差没教养的人们看好了,你们根本不能像我一样。”
这是一个中二的小僵尸。
她在被抢救时,梦境中与王力宏相见。开始我以为,后面是梦醒了的现实世界,她的事迹被传了出去石评大财经,电视里网络上,所有人都在看,包括顾明耀的父母和她的偶像王力宏。但隐隐觉得画风跟前面变了,变得荒诞,一下子出来的巨大的主角光环。
“梦都是绝对以自我为中心的,
梦中满足了的欲望毫无例外地都是自我的欲望,
如果一个梦似乎是为利他主义而生,
那便需要挖掘其隐意下的真正欲望了二后生挖眼睛。”
弗洛伊德是这样解释梦的本质就是“欲望的满足”的。
直到看到那些被烧掉的衣服和被打叉的画重现了以后,我才意识到刚刚那些恍如隔世的黄色落叶根本不属于高考的那个季节。不是高考后一个月的夏至,那柔和的恍如隔世的青青操场,是她还未醒来的梦境。
《个体心理学杂志》充斥着这方面的个案,自卑的孩子虽长大成人,才智能力仍沉睡未醒。他们绝对是道德上和心理上的自我主义者。他们中的一些人回避现实和客观事实,为自己构筑了一个全新的幻想世界。他们做着白日梦,沉溺于幻想世界之中,似乎幻想世界就是现实世界。于是,他们终于成功地获得了心灵的安宁阿黛尔成名曲。而实际上,他们只是虚构出另一种现实,借以达到心灵和现实的和解。
电影至此,伴着呼吸声和抢救声音,从那一刻起,她又躲回了她的世界。她的人生便是这样既中二又平凡着。
是否真的会有蔡老师说的那样,“夏远远没有办法和我们一起参加高考了,我们等她一起....”这就好像高考前我们无数次的讨论过高考后我们要去痛痛快快的完成自己的愿望,说了几百遍几千遍,每一次都觉得好过瘾。但当高考真的结束了,一切都尘埃落定后,这些曾经热烈的讨论也便是去了温度,变成了冷冰冰的话语砸在虚空的过往里。
她不停地暗示自己,我的青春如此温暖,奶奶我走出了二次元,现在班上的同学都是我的好朋友,没有歧视和偏见。
而真实的事情会怎样发展,她并不知晓。
是否在那些人的眼里马九斤,洗白了对自己的误解与偏见?
是否自己的英雄事迹真的能传到自己偶像那里?
是否自己能像奶奶说的一样走出二次元?
我伤的有多重,是否我还能醒来?
“是否一颗星星变了心
从前的愿望
也全都被抛弃
最近我无法呼吸
连自己的影子
都想逃避”
别傻了孩子,连为了升学率能把你开除的学校,也会为了评选优秀学校把这件事压下来的斗青春。
斯顿培尔:
“梦有时将一些被后来的沉淀物深深埋藏的童年经验挖掘了出来,
那些特殊的地方、事情和人物仍原封不动,栩栩如生……”
沃尔克特:“
童年和少年经验是多么容易地进入梦中。
梦不断唤醒我们回想起已经没有去想的那些事情。”
电影最后夏远远脑子中浮现的是,一直以来不愿面对的被父母抛弃的真相。而这首歌是那时她人生厄运接二连三砸过来的时候,唯一的美好。
诗人诺曼·洛斯滕:“她能够醒来面对现实吗?而现实又是什么?在梦之外,还有一个为她准备的人生吗?””
刚看完,不知道是因为这个开放的结局还是天气的关系,竟然现在还是觉得有点压抑的感觉。
“我们手拉着手并肩走向誓师大会的讲台成都向上论坛,风一吹,蝉鸣就此起彼伏地响,预示着夏季的到来。
那一刻我觉得自己好像就站在青春里。”
Tag:
相关文章